2004 / 秋 / 南三段 / 第8日

Year

2014

Share

11/26(五)
行程:烏瓦拉鼻溪 > 郡大林道 > 32K工寮。
時程:12.5小時。
重點:虎頭蜂、山難現場、郡大林道芒草及崩壁。

今日已算此趟行程的尾聲,也是南三段主線的最後一段,不過路一樣不好走,烏瓦拉鼻溪出發後一路上坡雖不累,但由於為了躲避虎頭蜂螫咬,必須把全身包的密密麻麻,在中低海拔這樣行走實在很熱。
「2004年7月,來自高雄的五人登山隊伍,在南三段中途碰到了敏督利颱風,於是隊伍開始趕路,最後隊伍拆成了兩人一組,與單獨的三個人,也因此發生了憾事,一人失溫瀕死被救,一人失溫死亡,而領隊失蹤至今仍未尋獲。」 - 2004南三段山難簡記(非官方版)
途中經過今年七月山難事件現場,其中一人在此處躺在睡袋中逐漸失溫而死,一路散落的登山裝備,被遺留的背包與睡袋,令人心情沉重,有時我會想「如果只有我一個人,在深山中的狂風暴雨中失溫走不動了,究竟要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...」,而昨日隊伍也發生了一堆狀況,所以我們也在此祈求一路平安,最後的兩天能平安順利。
郡大林道前半段芒草高過人,鑽行其中仍易被割傷,林道途中偶有崩壁都不難通過,36.5K叉路需注意走錯,否則就會接到林道支線,判斷當時山難失溫的一人便是在此迷路。到32K工寮途中見到兩位打獵的原住民,據瞭解他們已經入山五天,背後厚重的竹簍看起來似乎是豐收的一趟行程。34K著名的路基掏空大崩壁必須繃緊神經小心通過,通過後至32K工寮已是輕鬆。南三段主線至此已算結束,明天再輕鬆的去爬郡大山做一個完美的Ending。

烏瓦拉鼻溪,昨天到達這裡已今天黑,只有今早才能好好看一下這裡

一早就是連續爬升700公尺的上坡,雖不會太累,但沿途一堆虎頭蜂窩,為了躲避虎頭蜂螫咬,必須把全身包的密密麻麻,熱到滿身汗

終於從山徑接回郡大林道,也宣告著終於不用再上坡了

八天沒洗澡,每個人臭烘烘的味道混在一起,也就不感覺臭了

經過玉山國家公園界碑,玉山國家公園的範圍涵蓋了郡大林道的後半段

郡大林道是早期為了伐木而開的道路,總長七十幾公里,是台灣所有林道中,開得最深、最長的一條林道,過去林道可一路通到馬博拉斯山,隨著時空轉移,伐木不再是重點,因此逐漸荒廢,也留下了許多歷史的回憶

時值秋天,林道上的草木都展現出秋天應有的樣貌

正中間的崩壁為待會要經過的地方

秋芒

滿山紅

39K大崩壁

早已荒廢的郡大林道,處處是崩壁

驚險過了崩壁,休息一下

雲海在林道一側翻騰

中海拔山區,午後升起了該有的雲霧

古林道與古木

雖午後起了一些霧,但並未完全掩蓋風景,讓無趣的林道多了一些驚喜

一同奮鬥多天的伙伴,咱們的行程終於要到尾聲了

走了了八天,上至海拔3,600公尺,下至1,400公尺,全長近70公里,全靠著這雙腳支撐著

那些年,我們一起走過的南三段

途中見到兩位打獵的原住民,據瞭解他們已經入山五天,背後看起來厚重的竹簍看起來似乎是豐收的一趟行程

著名的34K路基掏空大崩壁

這段曝露感超大的路線,一不小心就滾落萬丈深淵

換獵人們上陣

只見獵人一手拿著槍,一手輕扶著不急不徐的通過

雲海翻騰了一整天,今日住宿在32K工寮,南三段主線至此已算結束,明天再輕鬆的去爬郡大山做一個完美的Ending